温州人 乡愁就是一碟酱油醋

2019-01-10 10:34:36   评论(0
来源:温州商报         字号:T T
摘要:记得高中第一次和朋友旅行,离开温州去云南。吃饭的时候跟小饭店的老板说,来一碟酱油醋,愣是把店老板给问呆了,丝毫不能领会这个复合名词到底是几个意思……

\

记得高中第一次和朋友旅行,离开温州去云南。吃饭的时候跟小饭店的老板说,来一碟酱油醋,愣是把店老板给问呆了,丝毫不能领会这个复合名词到底是几个意思。

可是对土生土长在温州的我们,酱油醋简直是居家旅行必备。不管吃什么,都可以在水里捞一捞,蘸着酱油醋吃就行。盐水虾、盐水螺,干蒸螃蟹,干蒸鳗鲞、白切肉、白灼鸡、卤鸡胗、卤豆干、卤牛肉、卤鹅掌、卤大肠、锅贴、饺子……温州人吃什么都可以蘸酱油醋。

等到后来去北京上大学,每逢到外面下馆子,我也总要弄个碟子,问厨房要上一点酱油,一点米醋,加上小小一撮味精,用筷子尖搅一搅。每回总有厨子惊讶地看着我,我也总会骄傲地说,这是我们温州人独特的吃法

\
 

化解乡愁的最好办法,不过就是小小一碟酱油醋,蘸一蘸,就能吃到家里的滋味。

作为合格的巨蟹座,头顶着“资深吃货”的小小光环,总是希望在食物中体会到人与人的情感。

熟悉的味道往往联系着你心底最温柔的部分。外公离世前总喜欢泡制大蒜汁米醋,他家的酱油醋蘸起来总有一种大蒜的“狠”劲儿。他每逢过年都要腌上一些咸猪肉,现在吃到咸猪头肉还是会觉得很亲切。又比如怀孕时吃到的青椒青花椒油淋鲫鱼,意外地喜欢。先生就一直做给我吃,一直到现在也喜欢用青椒切丝配了鱼一起蒸,会有很特殊的香气。有时候会常常惦记一个巷子里还用毛巾捏饭团的阿公阿婆。常常会想着再吃初中门口有点脏的米面铺子。( 那个时候细胳膊细腿的我,每天都要吃掉两人份米面或者炒年糕。)有时候记得的是做菜人的理想,比如我某位来自荷兰的、希望实践从田园直达餐桌的朋友。一直到现在,烧意面使用的酱汁,仍是由他提供的,安全、新鲜、无添加的田园风味。有时候只是曾经在一起吃饭的人,你们在一起吃过的好味道,特别酣畅淋漓的聊天,会被留在时间里,说不定某一天会意外再相遇。于是,你就记起了那一刻。

珊妮咕咕


网络编辑:王芳芳

我来说两句

评论0|更多>>
您好! 退出
,发表您的给力评论,来两句吧!
你还可以输入140
全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