爸爸车祸去世后 女儿变“自闭”了

2016-08-12 08:24:29   评论(0
来源:温州商报         字号:T T
摘要:小婕是个活泼、阳光的女孩。在学校,她的学习成绩很好,又有亲和力,同学和老师都喜欢她。在家,她是爸爸妈妈的小公主,被精心地呵护着。然而,这样平静美好的生活被爸爸意外发生车祸去世打破。

\

 

 

■心理故事

小档案 ●当事人:小婕(化名) ●年龄:10岁 ●代述人:陈女士(小婕妈妈)

背景

小婕是个活泼、阳光的女孩。在学校,她的学习成绩很好,又有亲和力,同学和老师都喜欢她。在家,她是爸爸妈妈的小公主,被精心地呵护着。然而,这样平静美好的生活被爸爸意外发生车祸去世打破。从此以后,小婕像变了一个人:沉默寡言,不愿上学,夜夜噩梦,经常呆呆地坐着,有时候问她几句话,她就会流下眼泪。

代述

我正睡着,朦朦胧胧中感觉身边的小婕在叫“爸爸”,原来小婕又做梦了。唉,自打老公因车祸意外出世后,小婕经常这样在梦里叫爸爸,有时候甚至还会在梦里大喊大叫,醒来时一身冷汗。我问她梦到什么了,她害怕地说,梦见爸爸被车撞死了,还有黑色的大袋子、魔鬼什么的。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小婕,我发现老公出事后,小婕不仅仅是做噩梦,连人都变了,以前那个爱说爱笑的小婕不见了,现在的小婕,性格古怪,甚至跟我都没几句话。其实,我也纠结过到底要不要把老公去世的消息告诉小婕,我觉得孩子虽然还小,但也有知情权,再三考虑之下,我还是将消息告诉了小婕。

以前,小婕的很多事情都是老公管,自然,小婕也跟她爸爸最亲,有什么烦恼、心事也都会跟爸爸讲。但小婕如此强烈的反应还是让我非常意外。最初几天,小婕会说:“妈妈,以前我考试考砸了,都会有爸爸来安慰我,爸爸不在了,谁来安慰我?谁会带我出去玩?带我吃好吃的?”“妈妈,爸爸怎么突然就没了,那天早上我应该抱抱他再上学的。”几天之后,我发现小婕已经几乎不跟我交流了,经常一个人在那发呆。一方面,我要经受老公的突然离世,另一方面,我要面对女儿的异常举止,坦白说我感觉心力交瘁、束手无策。但我仍然在想办法把小婕从那种状态中“拉”出来,尽量做到像老公对小婕那般的体贴、照顾,没话找话地多跟小婕交流,带她去散步、逛街,去游乐园,我把能推掉的应酬全部推掉,用这些时间来陪小婕。但让我失望的是,小婕对这一切并没有太大反应,有时候我给她讲故事,她就那么呆呆地看着我,难道是我做得还不够?

小婕原来学习成绩非常好,根本不用我们督促,但现在,她不愿意去上学,我想着刚开始,她也需要慢慢平复,就同意了。一段时间下来,小婕不去上学也不跟我讲了,她有时候一天都不出屋,我不叫她,她也不吃东西。再跟她讲点什么,她就会哭。老公的好多东西都没来得及处理,小婕不让动,都按原来的样子摆放。看见她有时候看看这个,摸摸那个,我真担心她出什么事儿。我不想让她触景生情,又怕把东西处理掉,她会做出什么过激行为。我一直以为时间久了,小婕会慢慢从悲痛中走出来,但现在看来,她不但没有出来,反而越陷越深。说实话,能用的办法我都用了,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小宁

点 评

居丧反应是指面对亲人死亡产生的悲伤反应,与死者关系越密切,越是意外死亡,悲伤反应也就越严重。面对父亲的意外离世,小婕从原来的活泼开朗变成现在的沉默寡言、噩梦连连和拒绝上学,可以用“居丧反应”来解释。

小婕在得知父亲过世后表现出的不是悲伤、哭泣,而是寡言少语、发呆,这是居丧反应初期的“休克”状态。突出的是麻木感,对现实的各种刺激表现淡漠,反应迟钝,就像小婕妈妈所描述的,带她散步、逛街、去游乐园也看不到相应的反应,甚至不会主动说话、不会吃东西,上学也变得艰难。居丧反应的休克期一般持续几周到数月。小婕的麻木是对现实世界的屏蔽,她把所有的情绪、注意力和精力都集中到对离世父亲的怀念中,以此逃避父亲的死亡事实。

作为小婕的妈妈,确实心力交瘁。建议求助资深的心理治疗师,让治疗师来帮助小婕走出麻木,接受事实,再把悲伤表达出来。最后才是走向康复,开启新生活。

温医大附属康宁医院临床心理科 主治医师 郑天生

因父亲的意外离世,小婕表现出了创伤事件后的“突然改变”。根据创伤心理学,创伤事件不同于生活中一般的压力事件。亲人的突然死亡会破坏儿童以往形成的安全感以及应对方式,导致儿童产生数天至数年不等的焦虑抑郁情绪、学习交往功能受损以及各种行为问题。小婕表现出的易做噩梦、发呆麻木、情绪低落、对学习失去兴趣等,皆是创伤事件后的常见表现。因此,小婕及母亲需要接受系统化的心理干预。

首先应评估创伤后应激障碍的可能性,避免创伤事件的长期影响。来自家庭的陪伴、学校老师及同学的关心、社会机构的支持、专业人员的干预等多方面的支持均非常重要。

通过专业人员的心理教育,小婕母亲可以了解女儿在创伤事件后的反应与后续治疗的知识;家庭治疗能够帮助小婕母亲解决自己的情绪痛苦,从而有更好的状态与能力去照顾小婕;表达性心理治疗的游戏、绘画、讲故事等途径,也能让小婕表达与接受创伤相关感受与体验。此外,还可以用一些具体行为来缓和孩子内心的伤痛,如鼓励她写一封信表达悲伤情绪和对亲人的怀念。对于与父亲有关的物品,治疗师可以通过告别仪式,帮助小婕完成对物品的整理与对父亲的告别。这样,小婕在内心里会渐渐消除负面情绪,感受到社会支持与关爱,重获安全感与快乐情绪,恢复正常的生活与学习。

温医大附属康宁医院心理科 钱磊

加入心理QQ群 82480362, 讲述你的故事。

本报健康·心理热线:88817097

扫一扫,关注本栏目微信


网络编辑:王芳芳

我来说两句

评论0|更多>>
您好! 退出
,发表您的给力评论,来两句吧!
你还可以输入140
全部评论